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上海人力资源培训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同床异梦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天傍晚,夫妻俩都喝了点酒,都有点飘飘然。

男人对女人说,“对门儿,拉灯睡觉,祝你做个好梦!”“对门儿”是男的称呼老婆的专有名词。

女人对男人说,“傻帽儿,拉灯睡觉,祝你做个好梦!”“傻帽儿”是女的称呼老公的专有名词。

两口子就这样睡下了,一个头朝东,面朝北,一个头朝西,面朝南。

男人打起呼噜来,开始做梦。

他梦见自己遇到一个富婆,那富婆满身珠光宝气,头发拉的顺溜溜的,眉毛描的细弯弯的,黄金项链戴的闪亮亮的,高跟鞋穿的匀称称的,除了这一些,她并没有自己的老婆好看,这样的女人让他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但是那富婆娇滴滴的,摸着他的脸蛋说,“小帅哥,我喜欢你,喜欢你的憨样,我有一幢别墅,有一辆宝马车,只要你吻吻我,我就全给你!”男人激动得摸不着南北了,他就使劲地吻她,她就使劲地给他扔钱,那钱都摞在他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结果他醒了,发现自己抱着老婆的脚,嘴里还在噙着老婆玉脚的大拇指丫丫呢!

女人也打起呼噜来了,开始做梦。

她梦见自己遇到一个大款,那大款满身富丽堂皇,头发梳的顺溜溜的,领带打的直愣愣的,宝石戒指戴的闪亮亮的,大腰裤穿的笔挺挺的,除了这一些,他并没有自己的老公帅气,这样的男人让她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但是那大款温柔柔的,摸着她的脸蛋说,“宝贝儿,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傻样,我有一幢别墅,有一辆奥迪车,只要让我吻吻你,我就全给你!”女人激动得分不清东西了,她就让他使劲地吻她,他发喘,大口大口喷着酒气,那酒气熏得她喘不过气来,结果她醒了,发现自己抱着老公的脚,那双大脚片子还在散发着难闻的臭气呢!

早晨刚起床,有人敲门,两口子都在想,该不会是我的梦中人来了吧?

女人上前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个女人,笑盈盈的,珠光宝气,男人虽然没看见人,但感觉良好:难道是富婆来了?

敲门的女人站在门口,不冷不热地对他们说,“我说二位房客,该交这个月的房租了吧!”

女人说了半天好话,终于打发掉了收房租的女人。

又有人敲门。两口子都在想,该不会是我的梦中人来了吧?

男人上前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个男人,冷冰冰的,富丽堂皇,女人虽然没看见人,但打了一个激灵:该不是大款来了吧?

敲门的男人站在门口,不冷不热地对他们说,“我说二位房客,该交这个月的水费了吧!”

这对男女都有些纳闷:宝马呢?奥迪呢?难道他们的梦境都随着宝马、奥迪飘走了?

治羊癫疯医院哪家好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些
山东癫痫病哪家医院看的好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