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人工湖防渗 >> 正文

【看点·缘】初恋(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都有好几天了,每次上楼遇到疗木匠,他就会停下手中的活,向北指着那片丘陵地带说,他的家就住在那里。这天上午,姜波又坐着施工电梯,来到了十二层,那里正在搭钢管架支模,作为工地上的安全员,他得亲自到那里去检查一遍。

“姜工,你来啦。”

就这么巧,又碰到了疗木匠。他正在拧紧钢管上的扣件,黝黑的额头上冒着汗,看到他后就笑了,露出了发黄的门牙。

“疗师傅,要按规矩来,”姜波看到立杆的间距比规范标准要大,“不然承重后容易出现问题。”

“哈哈,姜工,我做了二十多年木工了,我心中有数的。”

其实姜波心中也是有数的,他只是提请他注意。

“我家就住在那里,”疗木匠停下手中活,又指着远方的丘陵说,“我们家旁边有条河,叫桃花河。”

“现在都八月底了,要农忙了吧?”姜波问。

“这几天该割谷了。”

姜波朝那里望着,隐隐约约,一条白绸缎似的河流绕着那片丘陵地带,弯弯曲曲,一直绕道而行到了渡舟,再从渡舟途经桃花街,通过三洞沟流入了长江。

“水质好吗?有空的时候,我约项目上的人去游泳。”他说。

“清亮着呢!”疗木匠又笑着露出了黄牙,“大热天,我天天都要下河洗澡。”

姜波正准备离开,这时,楼下有个姑娘朝楼上喊着,她大声喊道:“爸爸!爸爸!”

姜波靠着栏杆伸出头去,疗师父也走了过来。

“是我家幺妹,”疗木匠说,“这两天晚上加班,我都没回家。她给我送换洗衣服来了。”

“疗师傅,你莫下去了,”姜波说,“上来下去麻烦。我下去给你收了,等会你就到我办公室来拿。”

“好好,那麻烦你了。”

姜波又坐施工电梯到了底楼。这个幺妹,看上去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站在炽热的阳光下,用手掌遮着眼睛,朝正在修建的楼房上望呢。

“幺妹,把东西交给我吧,”还没走近她,姜波就说,“你爸正在支模,在忙呢。”

幺妹放下了手臂,一双眼睛顿时在姜波面前呈现出来: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怯生生闪烁着。红彤彤的脸庞,稚嫩细腻,洋溢着青春气息。

“交给我吧,”姜波说,“等你爸下班后,我就交给他。”

“那谢谢哥啦,”幺妹把口袋递给了他。“那我走啦。”

幺妹转身离开,刚小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哥,麻烦你告诉我爸,”她说,“我妈说家里的谷子割得了。”

“好的,幺妹,你慢慢走。”

幺妹又小跑着离开了。这个还没见过世面的姑娘,就像草丛中突然窜出来的兔子,在路上撞见了行人,又害怕得躲进草丛中去了。回到了有空调的办公室,热烘烘的感觉消失了,姜波喝了几口水,干燥的咽喉也润泽起来。

这时,门被推开了,姜波看到冯倩捧着两块西瓜,走进屋来。

“我中午出去买的,”她说,“吃吧,也解解渴。”

“谢谢。”姜波接过两块西瓜,放在了办公桌上。“杰哥说,晚上大家AA制,出去烫火锅,你去不去啊?”

“你去,我就去,”冯倩嘻嘻一笑,“我们好久都没聚餐了。”

“约好五个人了,”姜波拿起一块西瓜吃了起来。“这西瓜好甜。”

姜波、冯倩,还有李杰,他们三人大专毕业后,半年前被重庆一家建筑公司招工,被分到了重庆长寿区这个名叫“桃花源”的工地来上班。姜波当上了安全员,冯倩做资料员,而李杰做了施工员。昨天下午新发了工资,今天一早,李杰就嚷嚷着,到街上去吃一顿火锅。他们平时吃住都在工地,都是免费的,但工地上的伙食就那样了,天天就那几个菜。味道嘛?像喂猪似的。能到街上的馆子大快朵颐,对在工地上班的施工人员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眼看农忙季节要到了,为了保证工期,项目上安排工人们加班加点,以弥补即将到来的农忙假停工所造成的损失。

到了晚餐时间,当姜波他们一行人正要出工地用餐时,就被项目经理叫住了。

“这几天,大家都克服一下吧!”他说,“吃过饭,工人们就加班啦,如果你们都走了,现场就没有人管了。”

大家只好散了,各自回寝室拿着碗筷,到伙食团吃饭。姜波打好饭,刚回到办公室,疗木匠就找来了。姜波把幺妹交给他的包拿给了他。

“马上就要放农忙假了,”疗木匠说,“你们也没啥事了,也放假吗?”

“听说不放假,”姜波说,“就呆在工地等你们放假回来。”

“那你到时候,就到我们家去玩几天吧,”疗木匠说,“我们那个地方凉快,可以到桃花河钓鱼、洗澡游泳,晚上还可以到田间地头捉青蛙。”

“好啊,”姜波想到了他家的幺妹,“放假后,我就到你那去耍两天。”

“那说定了。”

“一言为定!”姜波说着,就放下了碗筷,送疗木匠走出了屋去。“疗师傅,你还没吃饭吧?”

“已经吃了,”疗木匠扭过头来说,“歇歇,我们马上又要上楼了。”

没过几天,工地上再也留不住人,各个班组的农民工,因为农忙,都陆续回家了。平常干得热火朝天的工地上,也冷清下来。

有天下午,姜波正在办公室做安全资料,疗木匠还真来叫他了。姜波就向项目经理请了几天假,回寝室带上换洗衣服,就骑上了疗木匠的摩托车。从在建的桃花源小区,到疗木匠家,骑摩托大约花了三十分钟。沿途的柏油马路,沿山麓的斜坡蜿蜒盘旋,道路两旁绿茵茵的,种有桃树、柑橘树、柏树,青冈树,还有成片自然长成的竹林。摩托车驰骋着,速度越快,风声就越大,坐在疗木匠身后的姜波,不时看到有白鹭从头顶上空飞过。疗木匠家的两层楼房,建在了离桃花河不远的一个斜坡上,屋后是成片的石坡,倾斜的石坡上耸立着一棵树冠巨大的黄葛树。屋前,新砌筑了一块水泥坝子,坝子外边长着一棵古老的皂角树和一棵杏树。再远的河边,沿河岸两边都是成片的桃树和竹林。屋前的水泥坝子上,晒着新打出来的谷子。

“她娘俩也不等我回来,就开始割谷了,”刚停好摩托,疗木匠看着坝上的谷子说,“我们家有好几亩地呢。”

姜波看到屋门紧锁着,就在猜幺妹干什么去了。

“幺妹她们还在田里割谷吧?”他问。

“先进屋坐会,”疗木匠说着,就掏出了裤包里的钥匙。“家里喂了条狗,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她们出去了。”

“它咬人吗?”

“不咬人,只要跟我们家里人在一起就不咬。”

堂屋里吊着个吊扇,刚进屋,疗木匠就把它打开了,吊扇迅速旋转起来。这时,只听到河对岸有人大声喊道:“疗木匠,疗木匠!我要过河。”

疗木匠站在屋门口,看了看,然后对姜波说他去去就来。姜波刚要跟出去,一条土黄狗迅速跑进屋来,把他吓了一跳。

“土火,土火,别咬人哈!”屋外传来疗木匠的声音。

这条名叫“土火”的土黄狗,一下子变得温顺起来,它摇着尾巴,上前来闻了闻姜波的脚。

“爸,有人要过河。”

姜波听出是幺妹的声音,就迎了出去。幺妹和她妈各背着一个竹背兜,显得十分吃力的样子。看到姜波后,她似乎吃了一惊。

“哥,你来啦。”

姜波的目光越过了幺妹的肩膀,看到她母亲额头上淌着汗水,看着他也笑了。姜波上前,接下了幺妹的背兜,他闻到了米香味。他把背兜提进了堂屋。

“今年新打的米,”进屋后,幺妹妈说,“你是工地上的吧?”

“嬢嬢,我叫姜波,”姜波接下她的背兜后说,“我是工地上的安全员。”

“你就是姜波啊?老疗给我讲过你,”幺妹妈把地上的背兜挪到了墙角,“还说有空闲了,就约你到家来耍呢。”

还没等姜波应答,幺妹妈就叫幺妹去烧开水。

“小姜第一次进咱的家门,你就去给他烧点水喝吧!”她说。“小姜,你坐吧,老疗说,你好像还有个哥吧?”

“我哥在家务农。”

“两个好,两个好。你看我们家就幺妹一个独苗苗,还真不舍得她出嫁呢。”

“那你们招个上门女婿,不就行了?”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幺妹妈也在桌边坐了下来。“我们家的情况,老疗都给你讲了吧?幺妹你也见了,你觉得怎么样?”

“嬢嬢,你什么意思啊?”

“老疗还没和你讲吗?这个人啊,这种事情怎么……前段时间,他回家给我娘俩说,已经替幺妹物色好人了,就等带回家来,你今天不是……”

幺妹妈的话,把姜波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自从上次见过幺妹后,他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她呢。在工地上的日日夜夜,只要一想到她,他就会想到春天里那一朵朵沾有露珠,静悄悄正在含苞待放的桃花。

“我愿意,”他说,“就不知道幺妹她……”

“我去去就来。”

幺妹妈笑了笑,就起身进了厨房。应该是厨房里不太敞亮,里边已经亮起了灯光。闲着没事,姜波就掏出手机玩了起来,而那条土黄狗在堂屋和厨房间来回走着,好像也很清闲的样子。突然,屋外的坝上传来了脚步声,它迅速跑了出去。姜波以为是疗木匠回来了,就站了起来。疗木匠刚迈进门,幺妹就端着一碗荷包蛋,从厨房走了出来。

“还算懂事,”疗木匠说,“小姜,慢待了,先喝点热开水。”

这分明是一碗煮好的、正冒着热气的荷包蛋啊,他怎么称之为“热开水”呢?姜波说:“疗师傅,你吃吧,我还不饿。”

“吃吧吃吧,厨房里还有,”疗木匠说着,朝厨房走去。

“趁热吃吧,哥。”

幺妹把碗放在了姜波的面前,还没等姜波答话,就转身回厨房去了。这时,疗木匠也端了碗荷包蛋出来,他说:“先吃点东西垫肚子。”

姜波不再客气,就拿着勺子舀了个鸡蛋吃起来。

“甜不甜?”疗木匠说,“不甜,再加点糖。”

“甜,”姜波说着,喝了一口汤,“真甜!”

疗木匠看着他笑了笑,又露出了几瓣黄牙。姜波想,还好,幺妹的嘴长得像她妈,嘴角微陷,还向上微翘,总是带着一丝笑意,真是楚楚动人啊。

吃了荷包蛋,疗木匠就拿了两个箩筐出去收谷子,幺妹和她妈则待在厨房里煮饭。懂事的姜波,也来到坝子,拿了把扫帚把那些谷子扫成一堆。

“还没晒干呢,”疗木匠说,“明天还得晒一天。”

“那明天还割谷吗?我也去。”姜波说,“在老家,我也割过谷的。”

“明天你就陪幺妹,给她爷爷奶奶送点新米去吧,割谷有我们就行了。”

“爷爷他们住哪里啊?”

“鸡冠寺,他们已经住在那里有十几年了。”疗木匠说,“他们在那里吃斋念佛,享清福呢。”

“我奶奶也信佛呢。”姜波说,“小的时候,还常常带我去庙里烧香。”

“信佛好啊!她还在世吗?”

“已经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我们这个村子,叫‘和尚湾’。最早住的都是一些解放后还俗的和尚尼姑,”疗木匠说,“我爸和妈,原来也是在鸡冠寺出家的和尚和尼姑。刚刚解放那会,他们才几岁,就出家了。”

“这么小就出家了?”

“他们都是孤儿啊!”疗木匠说,“要是有去处,就不会被收留住在庙里了。”

“哎,那个万恶的旧社会!”姜波说,“小时候,我爷爷奶奶也常常给我讲他们小时候的事呢。”

收完坝上的谷子,姜波看到西山上空那几朵彩霞,也逐渐暗淡下来。回到堂屋,桌上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菜肴,有腊肉、香肠和血豆腐。

“都快秋天了,家里的腊肉香肠都还没吃完啊?”姜波问。

“家里还有呢,”疗木匠对他说,“你到厨房看看,柴灶上面都还有。”

姜波走到厨房门口,幺妹正坐在灶台前烧火呢。她妈炒着菜,灶台的上方,屋梁上吊着几根已经熏黑的铁丝,铁丝上挂着几块腊肉和几串香肠。而一个竹编的篮子里,装的应该是血豆腐。姜波走了进去。

“幺妹,让我来烧火吧,”他说,“你出去凉快凉快。”

“你出去吧,”幺妹说,“屋里热。”

“小姜,你出去吧,”幺妹妈说,“在炒最后一个菜了。”

姜波只好回到了堂屋,他看到疗木匠已经打开两瓶啤酒,放到了桌上。

晚饭后,疗木匠就让幺妹拿来了两支手电筒和一个编织口袋。他对姜波说,他原准备陪他去田埂捉青蛙的,既然幺妹她妈把话都说开了,就让幺妹陪他去。

“小姜,我观察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疗木匠说,“你也是从农村进的城,对农村的情况都了解。既然你乐意和我们家幺妹处对象,从今以后,我们也不把你当外人了。”

姜波看了看幺妹,她满脸绯红,一双手揪着两个衣角,正在害羞呢。

“幺妹乐意吗?”姜波说,“只要她愿意,我是没啥话说的。”

“她的事,我们替她作主了!”幺妹妈乐开了花,“这孩子,虽说在城里读的高中,可见识没见长多少。”

“你们去吧,”疗木匠说,“天都黑了,青蛙都上田埂找虫虫吃了。”

姜波听到屋外蛙声此起彼伏,一下子也来了兴致。

“走吧,幺妹。”

来到屋外,他看到满天都是星星,月亮也升到半空去了。幺妹带着他往桃花河走去,姜波听到河对岸蛙声一片。到了河边,他看到岸边系了一条小木船,一根竹竿插在船边的河中。

如何减少小儿癫痫的发作
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吃食上要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