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枫公园烧烤 >> 正文

【海蓝·小说】触电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六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上午,多山镇农电所大院内一群本单位职工家的孩子们正在欢快地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玩着玩着,正读初二的刘长风所长之子刘大伟因为矮小、瘦弱的冯明明不小心踩了他一脚,顿时火冒三丈,随即出口不逊,最后竟然是对其大打出手。同伴们见此情形,赶紧七手八脚地将他们拉开了……

看着边擦眼泪边离去的手下败将冯明明,肇事者刘大伟竟然是耀武扬威地侃侃而谈……原本震摄于他这个“孩子王”淫威的同伴们,对其那些海阔天空、天花乱坠般的自吹自擂,只能是洗耳恭听。

“……你们信不信?刚才我把冯明明打得鼻青眼肿、头破血流,他说回去告诉他爸去,其实冯明明是在蒙哄你们呢!他也就是去找个僻静之处,洗一洗就完事大吉了,根本不可能对他爸讲什么……就是以后他爸知道这件事了,也不会来找我麻烦的。我就敢这么肯定!一万年不变!不然咱们就打赌:我赢了,你们就请我吃‘四川正宗麻辣烫’;要是你们赢了的话,那就由我来买单请你们,怎么样?”

“行。”这时,人群中不知是谁首先开口答应道,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起来:“行,行,行……”

“那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大伟听到这儿,顿时兴高采烈、欣喜若狂地道:“咱们是‘骑毛驴儿看唱本儿——走着瞧’吧!到头来,你们非输不可,我这‘四川正宗麻辣烫’是吃定了!”

“为什么?”一旁的大个子张永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疑惑不解地问。

“这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因为我爸是农电所所长呀!”刘大伟听罢,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张永远,然后俩手掌“啪”地合在一起,随即又展开道:“别人敬都敬不过来呢,怎么能够不识时务,自讨苦吃呢?除非他吃了熊心、豹子胆!我告诉你们:谁要是得罪了我爸爸,那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严重时,‘小孩拉屎——挪挪窝’;‘土豆搬家——滚球子’!不然,你们就试一试?我看是不会冒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你爸的官到底有多大呢?难道他比我老姑父于文红镇长管的事情还多吗?竟然能够……”同伴李玉婷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沉思默想片刻,纳闷地问。

“我跟你们说,我爸是掌管咱们全镇党、政、军、民、商、学、工及其它行业用电大权的实力派人物,铁腕,”刘大伟听罢,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此刻,他谈兴正浓,愈加肆无忌惮地讲了起来:“你们没看见大墙上写的那幅宣传标语吗?‘电老虎,不可触’,其实写的就是我爸呀!平时,全镇企事业单位的正常运转及人民生产、生活什么的,谁能离得了电?用电就得找我爸,想办成事就得送礼……别的不说,就连县地方戏剧团“送戏下乡”到咱们镇里来演出,团长还得事先派人给我们家送去几张招待票呢。不然,我爸一下令‘拉电闸’,他们还咋演戏?这就叫‘愈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你们手中大权在握的话,干嘛不让它显示出巨大威力呢?‘有权不使,过期无效’呀!”

说到这儿,刘大伟俨然像一位饱尝权力甘甜的过来人似的,脸上现出了无比自豪的神情,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叙说着拥有权力的诸多好处:“你们永远记住这句话:‘有钱不如有权,有权就有一切。’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颠扑不破的伟大真理。”

这时,刘大伟抚今思昔,心情沉重地对大家道:“你们知道我家以前过的是啥日子吧?那时我爸只是所里的一名普通职工,每月下来就是那五百多元的工资,扣除一家四口人的生活费所剩无几,可我和妹妹念书的费用咋解决?还有平时的礼份子什么的呢?只能是东挪西借,真够人呛呀!”

至此,刘大伟的脸上现出了自豪的神情,津津乐道、娓娓动听地说开了:“现在呢,我爸当所长才五年,我们一家人就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室内添置了彩电、冰箱和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以及衣柜、沙发和茶几等高档家具,还有……唉,今昔对比,真是天壤之别呀!”

这时 ,刘大伟洋洋得意地用手指着自己的衣裤鞋帽,道:“你们看,现在我总穿名牌呀,”之后,他便喋喋不休地炫耀开了:“我吃饭店都吃腻味了,一外出办事就得坐高级豪华轿车桑塔纳。其实我爸购置那辆名车纯属作秀,在交际场合用来抬高自己身价的,以此造就前呼后拥、众星捧月和百鸟朝凤般的辉煌感觉,可不这样又咋办呢?因为我家的钱多得数不清,恐怕我这辈子也花不了,用不尽呀!”

说到这里,刘大伟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哎呀,对了,将来我的工作问题,最近我爸也在县里托人给解决了,等到明年我初中一毕业,就能到咱们农电所来上班挣大钱啦!”

说完,刘大伟快步登上前边那个黄土高坡,神情庄重,声若洪钟地向大家宣布道:“你们都给我听着,这农电所是我们老刘家的,所长之职是我爸撂下我继承,我退休后也是刘家人说了算:子子孙孙,无穷溃也。你们都他妈的是‘诸葛亮的扇子——远点儿煽着’,因此,现在是天老爷老大,我爸老二,这第三把交椅自然是我坐了。那么,我可谓‘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我愿意干啥就干啥,谁也奈何不了我!”

说到这儿,刘大伟径直走到院西北那栋偌大的电表房门前,趾高气扬、盛气凌人地高声唤道:“喂!你们谁敢斗胆跨进这屋半步?没有人敢进去是不是呀?那好,现在就请你们一睹我的领导风采。”说完,他便拉开房门走了进去,随即“啪”地一声闷响。“妈呀!”刘大伟不由自主地惨叫起来……之后,一个大红火球“腾”地蹿出屋来……

“不好了,刘大伟触电啦!”同伴们顿时惊慌起来,不约而同地大声呼叫着:“快来人哪!快来人哪!快……”他们边高喊边飞快地奔上前去……

霎时,电表房门外聚集了很多人。他们立刻采取了有力措施,很快就把刘大伟抢救了出来……此时,闻讯赶来的刘所长只见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子大伟,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奄奄一息……继而,他便发疯似地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

这起重大事故,到底应该由谁来负责呢?

合肥治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用什么方法治疗
癫痫病发作时怎么办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