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岛红叶谷 >> 正文

【华文】爱已被遗忘在角落里(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些东西当它到来时,你无法阻挡它的到来,有些东西当它离去时,你也无法阻挡它的离去。就像春天来无痕,去也无踪。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李萍是四川人,有着四川人的特点,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虽说已经五十岁多了,但看得出她年轻时一定是一个美人儿,只是现在的她身材有些走样,有些臃肿。

她的丈夫王木才比她小两岁,当初他追她的时候很是费了一些功夫。

当时,李萍刚刚二十四岁,年轻的四川姑娘那种美,可想而知,白皙的皮肤,红红的脸蛋,眼睛一眨一眨地,好像要告诉你什么秘密,又好像藏着什么,让你不由自主的对她着迷。

王木才就是对她着迷的人其中一个。

那一年,王木才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到这个小县城的中学当教师。初出茅庐的他,对一切充满了希望,更希望爱情的天使降临到他身边。

王木才晚上睡觉时,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有着黑黑的长头发,大眼睛的姑娘在梦里对着他笑,他正要对姑娘说话,姑娘一眨眼就不见了,把王木才急得出了一身冷汗,醒了,才知道只不过是一场梦。

来到学校,这帮年轻的男老师在一起说笑着,有一个男老师说:"昨天我到百货大楼,你瞧我看见了什么?"

大家一下来了兴趣,追问:"看到什么?快快说来。"

这个年轻的男老师说:"蒙娜丽莎,蒙娜丽莎,看到过吗?那真的是蒙娜丽莎,梦幻般的微笑。不信,你们可以去百货大楼看看,去瞧一瞧这位蒙娜丽莎。"

王木才大声说:"吹牛吧,你就使劲吹牛,在你眼里的蒙娜丽莎,说不定是一头大母猪。"

年轻的老师涨红着脸说:"不信,哪天我们到百货大楼瞧一瞧这位蒙娜丽莎。你小子可别着迷就是。"

上课铃声响起,大家各自散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王木才吃了中午饭,没有休息,就骑着那辆永久牌单车到百货大楼,悄悄去看那位蒙娜丽莎去了。来到百货大楼,放好单车,他径自向百货大楼里面走去。快溜达了半个百货大楼,也没看到那位蒙娜丽莎,就看到几个大妈大婶,正在失望时,来到了卖布匹的柜台。

柜台里一位姑娘正背对着他在整理柜台里的东西,听到有人走来,姑娘转过身来,用很悦耳的声音微笑着对他说:"请问您想要看什么?"

王木才当场惊呆,望着姑娘,感觉她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黑黑的长头发,大大的眼睛,她不就是他梦中的那位姑娘?半天没有说话。等姑娘再一次问他,他才胡乱地指着一匹布,结结巴巴巴地说:"我看看这个。"

姑娘把他指的那匹布拿到柜台前,微笑着仔细给他讲解这匹布,他最后只能乖乖地掏出钱来买下他并不需要买的布。

自从在百货大楼看到那位蒙娜丽莎以后,王木才的魂就被那位姑娘牵走了。心里想到的都是她的笑容,耳边常常响起她那悦耳动听的声音,但是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正当王木才一筹莫展的时候,幸运之神降临了。

因为个人爱好,王木才在一家摄影店里帮忙,店里有一位学生李凤在打暑假工,快到她下班时,一位姑娘走了进来。

李凤亲热地挽着那位姑娘的手叫着:“姐姐,你来啦!”

王木才也正好要走,跟李凤她们正好打了一个照面,见到李凤叫的那位姐姐,原来就是在百货大楼的那位蒙娜丽莎。

他可不能放过这个认识她的好机会,赶忙问李凤:“李凤,这位是?”

李凤拉着那位姑娘的手自豪地说:“这是我姐姐李萍,在百货大楼上班,她漂亮吧?”

“姐姐,这是王木才,是一中的老师。”

李萍依然是微笑着看着他,礼貌地说:“你好!”

王木才兴奋地说:“回家吧?我们一起走。”

李凤说:“好呀!一起走。”李萍没有说话,只是用无可奈何的眼神看了看调皮的李凤,就被李凤拽着和王木才一起走出摄影店。

一路上,李萍都沉默着,都是李凤叽叽喳喳地在和王木才说话,王木才一边和李凤说话,一边不停地偷偷地看着李萍。

那一晚,王木才失眠了,一夜未眠。

第二天,他就拿着昨晚写给李萍的信到邮局寄,这是一封写给李萍的情书,厚厚的有六页信纸,他寄给了他心爱的姑娘。

"李萍,你的信!"一位大姐拿着一封信给了李萍,一边嘀咕着说:"谁给你写的信,那么厚,写小说呢!"

李萍疑惑地接过信,拆开来看原来是王木才写给她的情书。她没有回信。

也不知道王木才写了多少封信,李萍都没有回。连李萍单位的大姐一看到,有李萍的信,就大声喊:"李萍,你的小说来了!"

有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王木才终于鼓起勇气在百货大楼门口等着李萍,当李萍下班走出百货大楼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王木才,李萍心里微微一惊。是实话,李萍虽然对王木才的情书没有回信,但是"水滴石穿",王木才在她的心里也渐渐地占了一席之地。看到王木才,她的心情是复杂的,说不清是惊还是喜,或许两者皆有吧!

看到李萍,王木才不由分说就把手中的电影票塞到李萍手上,说:"这是今晚七点半的电影票,泰坦尼克号。"说完就走。

拿着电影票,李萍不知道怎么办?听说这部电影很好看,她也想去看,但是今晚的电影票都卖光了。

王木才早早就来到了电影院,焦急地坐在凳子上,看着旁边的位子空着,心急如焚,不停地伸长脖子看着前面有没有李萍的身影。

黑灯了,一个身影走了过来,那是王木才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人李萍,她坐在了王木才的身边。

王木才说:“你来啦!”声音压抑不住地兴奋。

黑暗中,李萍没有吭气。

当看到杰克把生存的机会让给了爱人罗丝,并鼓励罗丝坚强地活下去,自己则在冰海中被冻死时,李萍流泪了,泪水不停地流,王木才把纸巾递给李萍时,握住了她的手。

这一幕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年了,当李萍一个人黑夜里坐在空空的房子里时,王木才还没有回家。

十年前,王木才以优秀的成绩考取了在这座城市的才人交流,并当上了教育局的副局长。当官了,应酬自然而然就多了起来,晚上常常很晚才回家。这样的夜晚,李萍已经等了无数个了,她有些困了,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就到床上去睡了。

睡了一觉,醒来时,看到身边还是空着,打开灯一看,已经两点了。

拿出手机拨打王木才的电话。电话那头响起:“你拨打的用户现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李萍再也无法睡着,她睁着眼睛就等着天亮,等着黎明的来临。窗外传来了清洁工扫马路的声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声音,在静静的黑夜里,那扫马路的声音那么的刺耳。她的心隐隐有些不安,有一种不好的预兆。

一夜无眠,王木才也一夜未归。第二天,李萍黑着眼圈去上班了。再打王木才的电话,他开机了,接了电话就说:“我在开会,有事以后再说。”匆匆挂了电话。

李萍只好给他发信息:“你昨晚怎么一夜未归?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解释。”王木才没有回信息。

下午,下班回家,王木才很难得也回家吃饭了,并且还买了李萍喜欢吃的水果。李萍一看到王木才,就质问他:“昨晚打你电话怎么关机?你昨晚为何一夜未归?死到哪里去了?”

王木才懊恼地说:“昨晚喝多了,不知怎么把手机关了,醉在饭店,就躺在饭店的长凳上睡了一晚。真对不起,老婆,让你担心了。”哄着李萍,李萍说:“你在饭店的长凳上睡觉?我不相信。”王木才说:“他们都想让我走,但我醉了,怎么也不动,所以就睡在那里了。”李萍听他那样说,半信半疑,也只好做罢。

一个星期六,王木才难得在家,在洗澡,脱了的衣服就放在床上,手机也放在床上。忽然手机响了,很多次,李萍走到床边,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毫不犹豫地就接了电话,没有出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声音很年轻,“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急死我了。”她马上厉声问道:“你是谁?你干嘛要打我老公的电话?”电话那头赶紧挂了。

王木才刚好洗完澡,走了过来,质问李萍:“你怎么乱接我的电话?!”李萍拿着手机就朝他摔了过去,大声叫到:“你在外面搞的什么鬼?有女人给你打电话,听到是我,你老婆,她就挂了!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们没完!”

王木才看她摔了手机,一巴掌就打了过来,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想死,是吧?”反拽着她的手。

李萍只能用另一只手不停地抓着王木才的脸、手、脖子,反正能抓到的地方都使劲挠。

一场恶战下来,彼此都伤痕累累。王木才的脸上、手还有脖子都有抓痕,而李萍的脖子红了一大块,手上也是淤青。

其实李萍心里已经有感觉,王木才变了,只是她不愿意去证实,不愿意去相信,直到直到接到这个电话,直到爆发这场恶战。她的世界就在一夜之间坍塌,不复存在,曾经的爱已被遗忘在角落里。

看着脖子和手上的伤痕,她感到活着已没有了任何意义。坐在他开的小车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慢慢地在向后退,她感到她的心也在一点点地消失,她忽然有一种冲动,就是想拉开车门跳出去,就让车子碾压自己痛苦的身体,压碎压扁,让她不再感觉到痛也不在再感觉到苦。如果她就这样死了,或许能解决痛苦,就在这种念头一起之间,她忽然又觉得不能害别人,要是这样那开车碾压她的人不是很无辜吗?她不能害别人,她只好放弃了拉开车门跳出去的念头。

那一晚,台风来临,风在呼呼地刮,雨倾盆而下。

王木才又称有应酬很晚没有回,李萍把她珍藏的当年王木才写给她的情书烧了,看着情书在火光中一点点地变成了灰烬,她的心也一点一点地随着火光变成了灰烬。爱已被遗忘在角落里。

她一脸地平静,拿出一个皮带把自己吊在了阳台上的铁栏杆上。

癫痫病发作会造成什么危害
湖南颠痫病医院
癫痫病有哪些表现症状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