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苗族电影天上女 >> 正文

【军警杯★小说】秦爷------那些年,那些事之二十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秦爷是羊官,三十多只羊的官,这官秦爷当了八年,前日被古家和给撸了。原因很简单,秦爷老了,六十多岁了,腿脚也不灵份了,古家和怕他出事,不是羊官的秦爷,就在队院里干点杂活。

秦爷不当羊官可以,离开羊不行,丢魂一般。早早送羊们出院,傍晚站在门口望,羊们晚回一会,秦爷就心慌,站不是,坐也不是的,慌慌在院里转。羊回了,就挨个细瞧,哪个吃饱了,哪个没吃好,哪个有没有毛病,秦爷一眼就能看出来。看的不顺眼了,对着小羊官柱子就急,柱子有几次哭天抹泪的找古家和,嚷嚷这活干不了。古家和拍着他前额说:“傻小子,有秦爷,你就甭想耍滑。”

秦爷不愿别人叫他爷,听着别扭,他不是爷,就是一个单身汉,没儿没孙的,怎么就叫爷呢?六十多岁的人,不叫爷又叫什么呢?大家还是叫爷。叫习惯了,秦爷也就默许了,但听到爷,心里还是不舒服。

年轻时,秦爷是车老板,大车收拾的就是与别车不一样,赶车也来花样,不用鞭子,专拍马屁。一天,上山拉柴,回来下山时,拍马屁,给马拍惊了,马狂奔,秦爷拍不灵,叫也不好使,车翻了,秦爷被车压在下面,下面的东西也被压坏了。孩子们还编出了顺口溜:“赶车老板笑嘻嘻,显着没事拍马屁,马毛了,车翻了,把老板的宝贝压翻了。”

秦爷不信,还能把宝贝压坏?就去看医生,医生说:这也只能试试才知道。本来没想找媳妇的秦爷,不到二十就找了黄花闺女,试了两年,真的不好使,狠狠心离了,怕耽误人家,从此再没碰女人。没有女人,没有儿子,更没孙子,听到叫爷,心就不舒服。

什么也没有的秦爷,就把自己给了生产队,八年前,当了羊官,没想到,这官还让古家和给撸了。

这天有云。柱子赶羊走时,秦爷就对他说:“柱子呀,今天八成有雨,河套那片地就别去了,雨一下,水就涨,弄不好羊受惊了,你圈拢不了。”

柱子没听,心里在说:就你明白?去哪还不是我说了算,能下那么大雨?再说河套草最肥,羊最爱吃,羊吃不饱说我,去哪吃草还听你的?柱子把羊赶到了河套。

晌午一过,雨就下了,开始还小,越下越大,冒烟起泡了。

秦爷扒窗看,羊没回,再扒窗看,羊还没回,心里格登一下:坏了,八成是水下来了。披上蓑衣向河套跑去。

让秦爷说着了,这河套地势很低,有水就聚,雨水四面八方奔来,一会就汪洋一片。没经过这阵势的柱子急了,也慌了,拽着头羊逆水而上。小小的羊羔,在后面“咪咪”的叫着,走的很慢。很难。

离老远,秦爷就看到了水中的羊,他心急呀,水再一大,说不定就有羊被卷走,他扯下蓑衣,脱了衣裤,甩了鞋,光着身子冲过去。

柱子看到秦爷来了“哇”的哭了:“秦爷,我错了,没听你话。”

“傻小子,哭什么,秦爷来了,别怕。”

柱子也学秦爷,脱了个精光。

“柱子,你拽头羊往那高地走,我去帮羊羔。”

“好咧。”有了秦爷,柱子有了勇气。

秦爷夹起两个羊羔,冲向高地;冲回来,又夹起两个羊羔冲向高地。

几个往返后,就剩下一只羔羊了,气喘呼呼的秦爷又冲向那个羊羔------。

柱子终于同头羊们爬到了高地,回头看看,见水中的秦爷有些晃:“秦爷,秦爷,你稳点,稳点。”

远处,水中的秦爷,晃得很历害,晃着晃着,秦爷倒下了。

“秦爷,秦爷。”柱子眼睁睁看着秦爷倒下,哭了,放声的大哭。

秦爷抱着那只羊羔,随水走了,不知走到了哪里。

辽宁看癫痫的医院
武汉较好的癫痫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