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剑裂乾坤无弹窗 >> 正文

消失的二大队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浏览昨日的初中微信群,瞥见有二大队的字样,顿如这惊蜇后的天气一样,昔时的人物景致渐渐清晰灵动了起来,犹如在宋城看那《清明上河图》一般。伴随着儿时那些幼稚天真的梦想徐徐展开。那美好而淳朴的乡土情怀啊,暖暖的涌向四肢。

同往常一样,今天(星期天)是去父母那吃饭的日子,可惜去的已不再是那烙在记忆深处的二大队,二大队或已消失,消失的还有那蓝天白云,绿油油的庄稼,纵横交错的河沟与绿树白墙,更有那鸡犬相闻的邻里融融和恣意放飞的欢笑。对比眼前的建筑林立和灰蒙蒙的天空,心中徒增了些许失落和愤懑。欣慰的是父母仍然健在,生活依然和谐而平静。

二大队也有叫十一圩和厚生村的,面积不过二平方公里左右,三百多户人家。她位于三兴的最西边,就像插了面小红旗,那条唯一的乡间公路就是旗杆,旗杆顶端是十一圩轮船码头,那蜿蜒的江堤和乡间小道扯起了这面小红旗和着滚滚东逝的长江水迎风飘扬。又是初春时节,忽又想起苏轼的那首《惠崇春江晓晨》“竹外桃花三二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芦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如今艳丽的桃花还能偶尔看到,青翠的竹林已然不见,那长满芦蒿的江滩堤岸也已不见了踪影,取代的是冰冷的钢筋混凝土,驻立的贮罐和高耸的大烟囱。那味美的河豚呀!如今再也没能品尝。连曾经偶尔嬉戏的江豚(江猪)也已销声匿迹了,鲥鱼是没了,也许刀鱼也将离去。此消彼长,福祸相依,人类得到的同时却也失去了很多,人与自然的相处依然任重而道远!

父母小区的邻居说:“你呀,吃了晚饭还应该住下来。”我有些无语,他可曾知道,我三十多年前的梦想就是造一间乡间别墅常住于此!睡在那时那地是何等的奢侈和惬意,头忱绿柳成荫的江堤,以圹垠的田野为床,星星点点的天空为被,倾听浪花的歌唱和草虫的低吟,感受着空气中江风的湿润和花开花落的静谧,那是何等的逍遥。可惜人是物非,一切已成明日黄花。偶然念起孟浩然的《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也只是一种无奈。熟不知为了这一晚的梦想我也曾去莫干山的裸心谷小住,但依然未能找回那份眷恋和感觉,也只能作罢了。

江堤下那摇曳生姿的芦苇荡走了,江滩上躲满鱼虾的水洼不见了,江水里的清澈和泛白的浪花不见了; 江面上掠过的飞鸟,芦苇荡里惊起的野鸭,爬满草稞的螃蜞都随二大队消失在了记忆里。在江边和我嬉戏的伙伴们呀!什么时候你们能和二大队一起走进我的梦里!

江山 2016。3。16

全国癫痫病第
江苏癫痫哪家医院治疗好些
青海西宁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