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经常有尿意 >> 正文

【看点·光】邻居家的女人(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邻居是开诊所的一对年轻男女。男的是个书虫,店门不出,除了看病就是啃厚厚的医学书。女的像个小女孩,天天在门口晃悠,似燕子飞来飞去,叽叽喳喳,没有半点忧愁,偶尔也哼唱几句,嗓音甘甜悦耳,这倒给我沉闷的生活添了点色彩,日子也像春天般有了风光。

听说她在医院上班,常常上班或下班蹦蹦跳跳,一路走来都是快乐和高兴。她个儿不高,脸很白净,很让人联想到出水芙蓉,清纯唯美,不由得感叹岁月静好和无情,它不会把每个人的青春留住,但会把她人的青春景致送到你眼前,感受这生机勃勃的青春过往。

和她熟络起来。常来我店里买点东西,倒点零钱,她毫不生疏,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半点顾忌,天常日久,知道她是医学院毕业,和书虫丈夫是同学,丈夫学中医,她学妇科,毕业后俩人一拍即合,开了诊所。一个好静,一个好动,但从未见他俩吵仗,连给你看热闹的机会都没有。曾经见过她用小拳头砸他的丈夫,大庭广众面前,撒娇似的让他背她,丈夫害羞,把她摔在地上,她来不及弹身上的土,又蹦跳到他脊背上,楼住他的脖子,丈夫摔也摔不利索,俩人同时倒地,逗得闲人大笑,这种情景不由得让人想到刚出生几个月的两个白生生可爱的小羔羊在爬身嘻戏。

我新购一辆面包式的小车,在小镇一角还算超前,盛夏天色慢长,左右邻居鼓噪去河边野游玩耍,男男女女塞了一车,她便在其中,像蝉一样鼓噪舌喉,不断发声,怪话连篇,平添了几份乐趣。到一桃园路边,但见绿叶繁茂中个个红桃出叶,让人涶涎三尺。“停!停!”她喊了声,我想是有人小解,便停了车,她猫腰钻进桃园,不一会,手撩前衿鼓鼓囊囊,肩膀上还像过去人背褡裢似的前后绑褡了四个包谷棒,上车大喊,“走!走!”车子启动,听到车里嚷嚷,“吃!吃!吃!”。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像老鼠磨牙般不绝于耳。下车后,“叔,给你的!”她捧了桃子放在右侧闲座位上,不见了踪影。

日落西山,红霞满天,转眼已到傍晚,发车而回,到村边广场,音乐声起,有好多男女在跳舞,“停!停!停”又是她在喊,“下车!下车!都下车,跳舞啦——,跳舞啦!”她第一个下车奔去了广场,迫不及待的扭起屁股跳起了舞,我们几个男人们不得不跟去观赏,随着舞曲的声响这些娘们各献美姿,我们几个爷们在旁鼓掌助威。几曲下来,她红光满面,气喘吁吁,跑来邀请我们跳双人舞,推来让去,没人会跳,硬拉起了我,虽成老翁,原和文化站紧邻,跟舞蹈老师倒练过步子,轻车熟路,也能跟上鼓点,还会几个花里胡哨的动作,豪不客气起身迎战。她身轻如燕,舞姿娴熟,仪态万千,我俩很快配合默契,轻松开心,似有舞伴那种相识很晚的感觉!自此偶尔也跳跳舞,生活也有了生气。她在医院上班时,遇到有人雇车,便介绍到这,虽然不合法,也能挣几盒烟钱,更有了理由给老婆请假,去外边溜达溜达。从心里感觉这个有了男人的邻居小女孩挺义气的,相邻结识友好倒是人生一大幸事。

时隔一年,她踪影全无,得知躲在老家生小孩。她原有一男孩,还生?咋想的,不累。她家老爷子上来给儿子帮忙,闲了,我俩一块在街道墙边晒暖暖,闲聊。得知老爷子府上单传,孙子越多越好,只要有苗苗,他们老俩口就能管大,儿子儿媳俩只管干他们的事业。——原来这样啊,难得邻居男女的一份孝心。

一年之后,这个快乐小鸟便出现在我的视野,虽说生了小孩,身形体态没有变样,还是活生生的快乐,没有一点压力。日月如梭,平淡的日子如影随形,生活没有波澜起伏,但忙忙碌碌。

一件意外事情发生了,而且我和她吵了一架,几乎打了起来,最终结果是快一年我俩人不招嘴,见面形同陌路。

我有个女儿,七岁有余,长得乖巧懂事,聪明伶俐,偶然从店门跑出,被这个邻居女撞了满怀,额头被她正削苹果的水果刀割破了个口子,鲜血直流,抱到医院缝了三针后留下伤疤,老婆埋怨我把女儿没看护好,留下“露子”太难看,小小女孩就破了像。虽然她是无意,俩家心无介蒂,但常常看见女儿额头伤疤心里不美,一切美好全无,见了她总感不爽。倒是她满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更可恶的是一月有几次她们诊所门前炮声震耳欲聋,原来是小丈夫又用中医结合方法治好了卧床不起的病人,患者送匾来了,什么“医术精湛传四方,医德高尚暖人心”“妙手回春,医到病除”“华佗在世”等等,虽然没有“阿弥陀佛”,但锦旗挂满了屋子。送牌匾和锦旗的农村的城里的,本地外地都有。女儿听到炮声,总爱出去凑热闹,还去捡拾散落地上未响的小炮,偷了打火机来点炮,更不顾烟雾弥漫。地上放了炮的纸屑被风吹起,在我的店门前红色一片,讨厌至极。平时邻家有喜事心里高兴,现在成了反感,明知小肚鸡肠,但看到女儿伤疤,心如针扎,眼如刺芒在扎般难受,那有欣赏情绪。有时身体不适,纵有千般方便,跑几里路也不愿让这个小大夫瞧病,但妻子大人骂归骂我,她就信服这个小大夫,不但自己头疼脑热让他瞧病,还介绍亲戚朋友,这真是俗话说的“谁买谁的货,谁吃谁的药是爱的”。

积怨已久,总有暴发的时候,那是今年夏天的事,不但和这小女人吵了架,而且几乎武打起来,要不是受“好男不和女斗”的传统教育深入我心,非给她点颜色看看不可。

吾依农民,来镇经商,半商半农,家居不远,有数亩薄田,被联合收割机收割,有车送入街道天已黑定,准备明日太阳出来摊开晾晒。天亮起床,诊所邻居门前街道好像被水浇灌了似的,我的门口也水流成河,这如何晒麦?本来想用她们门口和我的门前连在一块,晾哂麦子场地就很宽敞。此事此景,气不知打那处来了,新仇旧恨便爆发而出,大声吼了起来:“谁这么没眼色,看不见收黄天,你是农民不?”无人反应,更来气了,吼声愈来愈高,“怪的很!”

邻居窗户打开,小女人大声喊道:“我倒的,我咋知道你哂麦呀?”

“你眼睛瞎了,没看见我晒麦子?”

“昨晚黑灯瞎火的,我没看见,就倒了两桶水!你骂谁哩?”

“骂的就是你!”

她从门口扑出来,双手叉腰,“我叫你骂不成!你这老家伙……”似乎还有更难听的话即将出口。老婆拉拉我,让我拿木铣回家,心想和这小女人对骂不是个事,便借机一走了之,好平息口舌之争,刚拿起木铣准备而走,“我让你打,你今不把我打死算不得好汉!”她误认为我拿木铣打她,眨眼扑到我跟前,哼!这事整的,我慌手慌脚,不知如何是好,恰有她小丈夫使劲拉她回家,她脚蹬手扬,小丈夫似乎没有力气拉回,这时我反而镇静下来,想到了千般吵闹的结果,见俩口这样,心情突然好转,不知那来的幽默感觉,或许有点怜香惜玉之心就顺口对小丈夫说:需要帮忙不?我帮你抬回去……小丈夫突然听到戏谑之声,不知那来的力气,搂腰一抱,把小女人抱回家。无话!

夏季天热风高,老婆扫了水潭水窝,半天功夫俩家门前水迹全无,把麦子摊开晾晒,俩家均无口舌之争和操戈动武之意。傍晚,见天上有云,把还未晒干的麦子推好堆在一起以防雨淋。拾掇完毕,夜幕降临,困乏难耐,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不知不觉被吵闹声音惊醒,天已大亮,红艳艳日头有一杆子高,就起身准备哂麦,出门但见小媳妇用空纸箱在两家邻介中间垒起了界限,老婆使了使眼睛,怕再挑战事,并说刚小丈夫和小媳妇吵闹不准媳妇临界垒墙,争吵好一阵无济于事,便随她而去,云云!我毫不理会,昨天晒了一天,今地方虽小并不碍事。打着口哨,悠然自得摊晒我的麦子,她东找西寻各种材料垒她的界墙,像小女孩玩家家,实在难忍这种沉闷好笑场面,又把不住嘴顺口说道:何不架挺机枪?

她瞪了我一眼,毫无改变之意,再无语。

再晒了一天,粮干入仓。

第二天一早,见她把界墙纸箱砖块移动,我忍不住又信口开河:战壕拆啦,需要帮忙不?

她又瞪了一眼,此后俩家老死不相往来!

转眼一年将去,小女的额头之痕也似乎看不见了,也许是时间久了,习以为常,老婆也不再说起此事。心中觉得邻居男女年轻,为人和善,积极向上,人缘及好,人云亦云,便没了先前私愤。相互见面没了敌视,偶尔点点头,敬而远之,各做各的生意,各忙各的事情。

小媳妇两个儿子相继长大,大儿子上高中,小儿子上初中。小丈夫所治疗的患者很多,白天瞧病,夜晚辅导孩子学习。还听说每天晚上有一小时听北京医学教授的网络课程!小媳妇没有了先前的快乐和歌声,步子仍然很急,急冲冲的去买菜,买面,买馍,做饭,洗洗刷刷,抓药卖药,忙的过了日子。邻居见她俩生意好,挣钱多就打趣说:“你小俩口挣那么多钱咋花完呀?”

她回答说:“我家俩个小子上大学,找工作,娶媳妇,买房买车得伍百多万,我得好好挣钱呀!”

这个女人咋变啦,变得真是判若两人,生活真会磨练人啊。她是为了挣钱,和大多数人想法一样,不奇怪!也许小丈夫是为劳苦大众治病,钻研医学,心存志远,有抱负,不是非凡之人,切敬切爱!小女人呢,也不外呼女人之特点:头发长,见识短;但纯真,豪爽!傻乐,傻傻的有趣!

此文全当开心,别当真!

黑龙江癫痫医院哪家专业
导致癫痫病的原因是什么呢
能治癫痫病的药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