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花卉油画作品欣赏 >> 正文

【海蓝·小说】遭遇前妻骚扰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五一黄金周,是休息的日子,是旅游的日子,也是团圆的日子。妻子领着女儿,去了岳母家,而我,却正好留在家里,安安静静的把那两篇小说完成。

悠闲的坐在电脑跟前,这是多么难得的宁静呀,正是舒展思维的好时候,但愿没有谁来打扰。

“当当当”,有人敲门,我没好气的打开房门,“啊,小萍,怎么是你?”

来的是我的前妻,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今天怎么会突然上门?

她不客气的进了房间,四处看了看,然后问我:“就你一个人在家?”

“对,她们去岳母家了”,我摸不着她的来意。

“正好”,她说出一句了令我大为震惊的话:“收拾一下,陪我出去旅游吧。”

我勉强挤出个笑脸:“开什么玩笑,你不是也结婚了吗?”

“又离了”,她玩弄着手中的包,“干脆点,陪不陪我去。”

我看她还是老样子,不可理喻,也只好直说:“这不可能,我还要写稿子,再说,我们两个已经没什么关系,怎么可能出去旅游。”

“不可能?好!”她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锃亮的小刀来,架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眼睛瞪着我:“你再说不可能,我就切,你看我敢不敢。”

我绝对相信,她做的出来!五年前,她就是这样说过:“一个大男人,整天不想着发展事业,就会说什么‘过马路小心点’,你再说一句,我就死给你看。”

结果第二天,我又习惯的叮嘱了她一句,然后她就把手腕切了,如今这把刀又顶在那条疤上。吓得我腿都软了,妻子刚走没半天,前妻就要在我家自杀,我招谁惹谁了。

我就这样,跟着她上了汽车,陪她去一百公里以外的山庄去玩。这一路上,她紧贴着我,嘴角含着笑,说实话,她心情舒畅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漂亮,但谁能想到能有这样的脾气,动不动就寻死觅活,我是怕极了她,所以当她把离婚协议拿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分钟都没犹豫,就签了字。

下了车,她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就像当年新婚时的亲密,但此时我的心中却只有郁闷和恐惧,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山庄很大,我们逛了几个景点,她还拉着我,亲亲密密的照了两张相。我不想照,可是又不敢不照,刚才只是离她远一点,她就马过来掐着我的肉,低声威胁着:“再离我一米以外,我就死在你面前。”摄影师紧着冲我喊:“先生挨近一点,先生表情别这么严肃,先生乐一点”,也不想想,我只有哭的感觉,哪有乐的感觉。

天黑了,我陪着笑脸,给她买了个冰点,“小萍,你看天黑了,我打车送你回家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不痛快的事,说出来,大家帮着你想想办法。”

“不痛快?”她一脸轻松,“没有呀,我很痛快,还没玩够呢,我已经订好了房间。”

她订的是一个夫妻间,好在山庄服务员比较负责,要我们的证件,我怀着感激涕零的心情,向服务员行了注目礼,接着我就看到,她从包里拿出了我们当年的结婚证。

服务员对比了一下,然后就把钥匙给了她,她拉着我的手上楼的时候,我特别想借她那把小刀自杀。同时也在奇怪,当年离婚的时候,法院要收回结婚证,她不是说已经撕了吗?

进房间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问我干什么呢?我心中狂跳不止,一边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前妻,一边尽量用最平稳的声音告诉妻子:“写字呢。”

妻子说,冰箱里有做好的鱼,热一下吃吧,别太累了。

我不敢做出一点柔情的声音,只含糊应着,也没有问问岳母好不好,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她还算够义气,没有冲上来大叫一声,为此我非常感激,正想趁着她这时候行为正常,与她交流一下,谁知她又板起了脸,“我去冲凉”。

她拿着那个包,走进了浴池,我在外面听着水响,却不敢有一点逃跑的念头,心里窝囊到了极点,这个节过的!同时我的脑子里飞速的转着,应该找找她的哪位亲属或者至交,请她们来帮帮忙,把我解救出来吧。但离了婚,通常双方的朋友也界限分明,现在又到哪里去找人家的电话。

她披着一头水珠,穿着浴袍,走出来。多美的一个女人,怎么揣着这么一个臭脾气。

夜深了,她哼着小曲,看着电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香水,那股香气直冲着我的鼻子。我想起了新婚那些日子,一种温情油然升起来。她看累了,躺在床上就睡过去。

我在地上走来走去,如果我有她的勇气,早就从楼上跳下去了,省得受这份折磨。那把刀就在包里,我却没有魄力抢过来,然后打开房门去报警。因为我知道,我如果真这样做了,她会做出比这更偏激十倍的事情来。

她轻轻发出了鼾声,我走过去,轻轻给她盖上毛毯。突然看到了她的脚,涂着粉色的指甲。相恋时,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她的脚,只有34码,小巧玲珑、滑润光泽、温软如玉。经常把她看得不好意思,缩回脚,戳着我的脑袋:“臭脚丫子,有什么好看?”我通常会笑着抓在手里,“女人的脚比脸好看,脸可以做出各种表情,高傲的,冷艳的,但这些都可以伪装出来。只有脚不会伪装,最好是别太长,别太瘦,然后再涂点粉色的指甲油……”她的眼睛一瞪:“有生活呀,看了多少女人的脚了。”

唉,当时也是这么一瞪眼,怎么那么迷人?现在也是一瞪眼,却是让人心惊肉跳。我的心神一荡,突然有了伸手去摸一摸的感觉,她睡得这么熟,不会发觉吧。而且,就算她发觉了,也不会反对吧,白天对我的亲密,加上拿着以前的结婚证来开房,这一切一切,是不是都在表明,她的心里还放不下我?是不是她想用这种手段,找找当年的感觉?

我的冲动突然变得不可抑制起来,但总算在爆发前,进了卫生间,洗了把脸。

回来后,我又在地上来回踱着步,这天怎么总不亮。到后来,我又去看她的脚了,多美的一双脚,还是给她盖上吧,她说又离婚了,此时或许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我不是君子,却也不想趁人之危。给她一个坦荡,还我一个清白吧,至于结果,那就不是我所能控制得了。

我伸过手去,要把那双胖乎乎的美人脚给盖上,然而,睡梦中的她突然蹬开了毯子,这下让我心神就不只是一荡了,我几乎是咬着舌尖,又进了卫生间,这回是用凉水来冲头。

这一夜,就这样熬过去了,天亮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浑身发软,是呀,走了一夜,能不累吗?

她醒了,看着我,很奇怪的样子,但情绪明显平静了许多。

我说:“吃早点吧,然后我再陪你逛那几个亭子去。”

她想了想,突然说:“我累了,想回家。”

我松了一口气,终于把她送到了家,她说:“进来吧”。我说:“不了,我还得回去赶稿子。”

她的眼睛又瞪起来:“不行,进来坐会儿。”

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乖乖的跟着她进了房间。她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就坐在我的对面,静静的看着我。我既不敢把目光旁移,又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睛,这种眼球的掌控,实在是拿捏不好。好半天,她开口了:“又离婚了,心情不好,在家想想就恨透了你,你知道吗?我恨你当初想都没想,就在离婚书上签了字,我有那么差劲吗?越想越生气,就想了这招骚扰骚扰你。”

她不等我回答,打开包,拿出了那把刀,看我又紧张起来,她笑了:“吓成那样?这是假的。”又拿出一个小东西,“微型录音机,昨天晚上你如果欺负我,哼哼,你知道会怎么样了。”

我心里叫着侥幸,头上冒着虚汗,开导了几句,终于被她放行了,临出门的时候,她把昨天拍的照片交给了我:“回家安心写作吧,出了书送我一本。”

我的心情也已经开朗了许多,一边答应着,一边劝她多出去散散心。她看我穿好了鞋,突然靠过来,亲了我一下,然后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我愣了一下,随口说:“你眼神不好,以后过马路小心点。”

她的眼睛立刻红了,居然轻轻的答应了一声,随后带上了房门,里面传出了隐隐的哭声。我有些歉意,怎么又冒出了这一句?转念又想,这样也好,让她哭一场,心里的郁闷,也就会随着眼泪流走了吧。

回家的路上,看着她搂着我拍的照片,原来她特意没有穿袜子,还特意抹了点粉色指甲油,我和她生活了五年,也没有见她抹过一次。我轻轻的,慢慢的把照片撕掉,唯恐把那双美丽的脚撕碎,昨天晚上,我在房间里踱步,其实是在经历一场战争,一场自己跟自己的战争。这场战争,我赢了。生活中许多事就是这样,给对方以尊重,也终究会给自己赢得尊重。

长春哪家癫痫医院较好
羊角风的初期症状与诊断
癫痫病到底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谑浪笑敖网 | 股骨骨折治疗 | 人工湖防渗 | 经常有尿意 | 中国电力董事长 | 厦门看房团 | 费县到青岛的火车